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我的兵团生活(之一)------初到四连  

2013-12-05 12:24:59|  分类: 兵团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兵团生活(之一)---初到四连

 

 一九七〇年元月,几辆卡车把我们从靖安拉到安福七团。从此,开始了我长达八年的兵团生活。

 从十七岁到二十五岁,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青春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这段生活,在我的人生旅途中,也算是刻骨铭心了。是悲,是喜,不好评说。

 今日得闲,把期间琐事记下,也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

 

初到四连,分在水稻排

 

 我是江西师院附中六九届初中毕业生。一九六八年十一月,我们学校迁到农村办。没上一天课,在靖安劳动了一年两个月后就毕业了,我们这一届学生全分到了江西生产建设兵团安福七团。来接兵的是一营胖营长,姓陈,军代表。看他穿着军装,羡慕极了,恨不得立即跟他走,早日做一名军垦战士,也穿上军装,那比插队强多了!

 经过一天的舟车辛劳,天黑后,我们才到达安福七团的灯光球场。下车,排队,一,二,三报数,“报一、二的分到一连,报三的出列,分到四连”。又上车,我们一行三十来人,就糊里糊涂拉向四连。汽车驶出团部,走上公路。漆黑中,又拐进小路,在一个小坡前停下。黑暗中,隐约可见坡上有几幢平房。几个人提着马灯走下来迎我们,心一凉,没有电!

 他们都操着南昌话,很亲切。一听就知道,这是六八年南昌下来的老生。后来知道那几个女生叫周毓圭、余金金、吴美。他们很热情,帮我们下行李,领我们女生进到一间大房子里。黑乎乎的,排满了上下铺的架子床。太累了,解开行李,倒床就睡,一夜无话。一切待天明再说!

 第二天,新兵学习,连队干部一一亮相。穿军装的两位是正、副指导员,连长、副连长都是省直机关的下放干部,负责生产。干部们又介绍了四连情况,这才略之一、二。

 四连处于县城与团部之间,是距离团部最近的、又是最小的农业连队。有水田一百多亩,零散分布在叫高家垅、三背房、五甲田的地方。有旱地几十亩,就在拐进四连的机耕道两侧。自己养猪、养牛、种菜。

 这才知道,所谓的军垦战士,每天的任务就是——劳动!晚上政治学习,由指导员负责。也不发军装,待遇是每月津贴十六元。其中十元伙食费食堂扣去,发到手的只有六元。

 休息之余,四下看看。这才发现,四连驻地在一块很小的山坡上。坡下一条机耕道,拐弯绕过工棚,往南、往东、往北各通向远处的老俵村庄。那边大树环抱,炊烟袅袅。

 四连孤零零的几栋房子,晒在山坡上,没有一棵大树,四周都是农田。只有从机耕道进来的旱地是我们的,水田是老俵的,我们的水田还在村庄后面,要走上十分钟才可见。

 新兵教育后,我们就分到班里,开始劳动。

 大个的男生大多补充到水稻排,充当壮劳力。我、张小珠、沈海宽、陈先荣几个女生也分在水稻排,即一排二班,男女混合班。这是第一次把女生分到水稻排,也是第一次编混合班,说是便于安排劳力,也许是应和今天“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说法?不得而知。

 其他的女生都分在二排,也称旱地排。分班的根据是什么,也不得而知,但我们有三人父亲都揪出,是不争的事实。心里很不爽,可又不敢说,只有服从。

 水稻排的辛劳,众所周知。开春后,一班的壮劳力犁田、耙田,很是辛苦。收工时,一身泥水。我们则把沤了一冬的猪牛粪堆挑到田里去。发酵的肥料冒着热气,散发出刺鼻的臭味。五甲田的地瘦,离连里远,又没有机耕道,全靠肩膀挑,一天不知走多少个来回。几天下来,肩膀又红又肿,疼得要命。

 春天细雨绵绵,戴上斗笠,照常出工。我眼睛高度近视,平衡能力差,走在田埂上晃得厉害。尤其是下雨天,走的趟数多了,地滑,总是摔跤,弄得一身泥水。

 猪牛粪挑到田里还要撒开,锄头不好用,屏住呼吸,用手抓牛粪,四下撒开。收工后,用肥皂洗无数遍,还觉一股臭味。

 最苦的还是做田埂。水田放水,经过一犁一耙后,就要用泥巴糊田埂。一则防止漏水,二则压住以免田埂长草。三月初,气温还很低,上着棉袄,下穿绒裤,卷起裤管,赤脚下水田,冷得刺骨。用四齿耙把泥巴耙起来糊到田埂上,没有一把劲,是做不了的。

 我拿四齿耙都费劲,更别说耙泥巴了。一耙下去,拖也拖不动,只好用腰力拽,老半天才做一点。收工时,两脚冻得通红麻木了,牙齿直打颤,说不出话。

 最开心的活是看秧田,搬个小板凳,坐在田埂上,有鸟来吃谷种,就扬扬手中的竹竿,吆喝几声,把鸟轰走就行,不费半点力。但这活不是你想干就给你干的,那是优待女生生理期不能下水田的,我也有幸享受了几天。

 春插是大事,不能延误。除养猪、养牛的和炊事班的外,全连齐上阵。拔秧、插秧,弯腰一干就是半天。上岸吃饭时,腰也直不起来了。双脚泡在水里,都发白了。再一看,两脚爬满了蚂蝗,吓得直跳。据说蚂蝗也有九条命,拦腰截断不死,会变两条,必须用火烧死。有男生好奇,做过实验。我害怕,没敢去看。

 连续几天后,双脚皮肤就开始发红,痒。蚂蟥叮过之处,留下小红包,久不褪去。连队卫生员是江医大学生,她说是水土不服,不下水田就会好。这怎么可能做到呢?只能忍受,待第二年才有所适应。可陈先荣就是无法适应,双脚溃烂,注射b12,也没见好转,于是调到猪房养猪,后又调到炊事班,几年没下田,才算好了,也可说是因祸得福吧!

 分班后,宿舍也进行了调整,我们水稻班的女生全搬到晒场边的旧土房子里住。那还真是又旧又破。土打垒的外墙被雨水侵蚀,斑驳不平,木窗框用塑料布蒙着,没有天花板,从瓦的缝隙里能看到蓝天。外面刮大风,里面一层灰;外面下大雨,里面会有雨雾扑在脸上。房子的高度不够,没法放双层铺,就用木板搭成通铺,一溜排睡了十人,每人只能放一个被窝卷,一翻身就压着别人了。夜里老鼠很猖狂,四下里窜,吓得把头缩在被子里,不敢伸出来。

 住在这里最快活的是剥花生。下雨不出工时,就剥花生种。大家围坐在炭炉边,边剥边吃,还把花生放在炭火里煨,那才叫香呢!排长刘季芳来检查,我们手忙脚乱,用炭灰盖住,但香味还是逃不过他的狗鼻子。他是江农大的大学生,我们习惯叫他刘大狗,他也不恼。他笑着说,等会要不够秤,你们麻烦就大了!

 我记得我们水稻二班的女生是:副班长喻小平、坦克(姓徐,全名不记得了)、江萌、张彩萍、余金金、吴丽娟,她们都是老生,再加上我们附中的四个。正班长是男生,李香远,共大毕业生,副班长陈大华,南昌老生。其他男生有谁,我就不记得了。

 春插后,田间管理不用很多劳力,我们又有别的活干。种花生、花生地除草又是全连齐上阵。花生播种还轻松,多数是男生刨洞,女生点种。站着点三两粒种进洞,顺脚把土盖上即可。除草就没那好事了,不分男女,手握锄头,一人一垅,头也不抬,从地头锄到到地尾,腰也直不起来,两手都是水泡。

 饲料班种番薯,我们又派去拉薯种。两人一辆车,男的拉,女的推,我与刘建林搭档。从连里到高家垅,别的搭档都有说有笑,我俩没说一句话。我那时脾气很闷,从不和男生说话,直到做了会计,才与男生略有交流。

 然后是盖房子。在那个土房子里,是没法度过夏天的。上面烤不说,蚊帐没法挂,仅有的一个窗,还蒙上了塑料布,拆了钻人进来,还不吓死人了?四、五月又来了两批上海知青,住宿更成问题。于是在女生宿舍前,并排盖一栋宿舍。

 一班的壮劳力负责打夯,二班的负责挖土挑土。之前还上山去扛木头,那更是辛苦,其辛苦后文再说。木工把木头加工成房梁、窗框、门框,赶在夏天到来之前,新房落成了。

 新土房虽也是土的,但好看多了,内、外墙都糊了砂浆、石灰,白白的,很扎眼,看不出是土房子。虽也没天花板,但新盖的瓦片肯定不漏雨!大家盼望着搬新房子!

 结果却是栋男生宿舍!四五间房全归男生住,除炊事班和勤杂班男生外,全体男生住进了新房子!

 住在旧土房子里的我们十个女生,则搬进一班男生倒腾出来的旧砖房。这是仓库旁的一间大房子,也没天花板,有玻璃窗,还装有铁栏杆。我们与新来的上海女知青,二十来人住在里面,双层铺排得满满的,只剩拐了弯的一条过道,箱子放在床底下。那时也没有什么财产,就冬天的几件衣服,常用的换洗衣服塞在枕套里做枕头用。我睡下铺,余金金睡上铺。不管怎样,住房总算有所改善。

 现在想来还是很悲催,二排旱地班的女生一直住在有天花板的大砖房里,没有挪过窝。我们水稻班的女生,倒来倒去,总是住些旧房子、破房子。难道是我们特别能吃苦,还是我们好说话,怎么埋汰也没关系?不得而知。

 后来二排大部分人又划到实验站,最终并归服务连,与四连没有了关系。六连撤销,一部分人补充到四连,四连还是保持了原有的编制。又盖了一栋砖房,女生住房才真正有所改善,那是后话。

                                                                            原江西兵团七团四连张致和 

二0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写于广州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一)-----初到四连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一)-----初到四连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带眼睛的为张致和女战友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漂亮的日志分割线(3) - 难忘知青 - .

 

醋 的 83 种 实 用 妙 招 - 芭莎村 - 芭莎村的网易博客

 

您巳阅读了博客博客实用代码博客博客实用代码老村长 


 评论这张
  评论这张
 
阅读(152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