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转载】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2013-04-03 23:13:50|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冬宫Зимний дворец)是俄罗斯圣彼得堡的标志性建筑,始建于1721年(彼得堡也始建于这一年),属俄罗斯巴洛克建筑

建成之初到1917年罗曼诺夫王朝结束一直是俄国皇帝们的皇宫。冬宫具有双重性,早在彼得大帝的女儿伊丽莎白·彼得罗夫娜女皇在位期间(1741—1761年)就已经具有皇家博物馆的属性,伊丽莎白女皇是最早修缮、也是最大规模修缮冬宫的皇帝之一。叶卡捷琳娜·阿列克谢耶夫娜二世女皇在位期间(1762—1796年)极大的扩充了冬宫的馆藏数量,并于1764年在冬宫内建立了埃尔米塔日博物馆(当时是她的私人博物馆),该馆当时收藏的是俄罗斯女皇叶卡捷琳娜二世从柏林商人戈茨科夫斯基手中获得的225幅绘画作品,及来自欧洲和北亚地区的艺术珍品。1917年俄国皇帝尼古拉二世(1895—1917年在位)宣布退位,冬宫结束了它作为皇宫的历史。博物馆在12月17日庆况自己的建馆日——这—天也是神圣叶卡捷琳娜日。埃尔米塔日博物馆于1852年对公众开放。

1917年11月7日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炮击冬宫,接着士兵和工人占领冬宫。

1940—1943年圣彼得堡被德军围困,冬宫受到很大破坏,但馆藏的艺术珍品得到了列宁格勒(当时圣彼得堡被称为列宁格勒)人民的妥善而及时的保护。1945年二战结束,苏维埃政府开始重修冬宫。

冬宫是一座主要建筑。它是俄罗斯沙皇的宫殿,建于1754-1762年,因为这栋建筑还提拔了设计师拉斯特雷利的作品。

现在的冬宫一般被称为埃尔米塔日博物馆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ый Эрмитаж),以古文字学研究和欧洲绘画艺术品闻名世界。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名画原作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无眠俄罗斯05--圣彼德堡04,冬宫 - 步恩撒 - 步恩撒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