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我的兵团生活(之六)------我的战友  

2014-01-02 09:43:07|  分类: 兵团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兵团生活(之六)-----我的战友


        四连人物速写---(1) 

                             我的密友--- 小辣椒---张小珠

     张小珠,女,四连保管。小辣椒,是男生在背后给她起的绰号,当面可不敢叫,否则要被她训一顿。这绰号,我还是离开兵团多年后聚会才知道的。

   其实,“小辣椒”的外号还起得真好,恰如其分!

   她个头小小的,但干起活来特麻利,特能吃苦。插秧,手脚特别快,总是跑在最前头,大伙儿称她“插秧机”。担肥下田,她走得飞快,她的肩膀也疼,却从没听她抱怨过。

   仓库里的事,她也打理得井井有条。农具缺什么,该添置什么;种子该留多少,物品该放在何处;我们都听她的。晒场上的事更是她说了算,她说几点出工就几点,对着窗口喊几声,“王良进,起来!晒谷子哦!”王良进只好爬起来,叫上其他男生,出工!她说谷子晒干可以风净装袋了,我们就照做。那时候,她的领导能力就体现出来了。她后来做工艺美术厂的厂长,也就是自然中的事了。

   她圆圆脸,总是红扑扑的;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也算是美人儿一个。但发起脾气来,两眼一瞪,说话频率又快,也不让人,男生的确有些害怕。那个年代,男女界限挺严,工作之外很少说话。来仓库领个什么,领完就走,自然不敢油嘴滑舌。我想,“小辣椒”之称就由此而来的吧!

   小珠做保管,我觉得连长们还真选对了!她管着仓库里的物资,芝麻、花生、鸡蛋都有,她从没随意拿来私用。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又是我们正长身体的时候,她就能做到:看着这些东西不动歪脑筋,那是公家的!她后来在工艺美术厂,她也能做到:每天接触金项链、金戒指也不为所动,那是公家的!

   她把连队当作家一样来管理,好像就没闲过。麻袋坏了,领新的就可以了,她却找来麻线和针,把破的补好继续用。花生留种,我们硬是和她一颗一颗挑出来,为的是好种出好苗。扫把坏了自己修,麻绳自己摇。打把镰刀,打副马掌,也货比三家。每每大的劳作前,不用连长交代,她都会提前把工具、材料准备好,锄头、镰刀、犁头、打谷机、箩筐、化肥等。年底仓库盘点,清单给连长过目,连长抬手就签字,绝对信任。

   做了几年保管,也没机会招工、读书,后来还是她父亲落实政策回城后,退休顶替,才回南昌,进了工艺美术厂。她从工人一直做到厂长,直至退休,也算是我们四连走出的一位能人了!

   四连人物速写-----(2

  我的姐友---矮子——周毓圭


 周毓圭,女,个头较矮,大家就叫她矮子,她也不恼。久而久之,几乎把她的大名给忘了。

 她是南昌铁路中学六七届初中毕业生。江浙人,操一口带江浙音的普通话,慢条斯理的,甚至还不会讲南昌话。六八年,南昌知青下放,来到四连。

 别看她个头小,能力挺强的,二排排长,后来又升为副连长。二排是旱地排,管理着几十亩的旱地,种花生、油菜、芝麻、小麦、蚕豆、西瓜等。反正那几十亩旱地轮番耕种,从未闲着。

 她要安排每天的农活,那些比她大个的男生也由她调遣,张三犁地,李四耙田。旱地不同水田,泥巴结块,翻过来要耙碎,要赶上雨后初晴,一天也不能耽误。要不然就得用锄头去打碎,费时费力。开垅、整地,手握锄头,久了,手上满是水泡、血泡。她除了不能赶牛犁耙外,其余全都带头干,没有一天偷懒。

 冬天除草烧火土灰做肥料,她一样值夜,查看火土堆。第二天还要安排好农活,才去睡觉。上山扛木头,遇上生理期,为了以身作则,硬着头皮也上山。

 她这排长、副连长,全凭自己苦干来的,因此,大家都很服她。

 她也没有机会上大学、招工,直至父亲退休顶替,才去了南昌铁路局崇仁机械厂,后又调回南昌机务段做人事工作,直至退休。

   四连人物速写----(3

            我的学友----高垅长——高建国

 高建国,自诩为“高垅长”,是因为他在高家垅的工棚住了一段时间而得名。起初,大家还觉得他太狂,久久也就习惯了,再往后只呼他“高垅长”,不叫他的大名了。

  高垅长,男,北方人,父亲南下干部,但他混迹于手拖(江西手扶拖拉机厂)工人子弟中,口音中完全没有了北方音,操着一口南昌普通话。喜欢政治、时事,还读了几本哲学书,好与人争辩。常常是唾沫横飞,脸红脖子粗,使得原来就长的脖子,更加显得长了,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他敲着饭碗,若无其事地去食堂打饭了。

  高建国与我们同届,但他比我们小一岁。他随手拖迁厂来到靖安,附中也迁到靖安,也就进了附中。到兵团那年,他才十六岁,瘦瘦高高的,干活也没啥力气。双抢收稻子,一麻包湿谷子也有百来斤,他也抢着扛。上不了肩,驮着、抱着,好不容易把麻袋弄到板车上。

  也许这一点,他第一个要求当了马车夫。之前,连里运输工具就是板车。他从小生活在工厂,对机械感兴趣,没有手扶拖拉机,赶赶马车也挺带劲。在往团部的路旁,也就是松树林边盖起了两幢土房,他一人就住在那里。马厩和草料房占去一栋,还一栋做鸡舍,和他的住房。他一人住一间,宽敞极了,他又自诩为马房“房长”。

  赶马车,他还真是无师自通。两匹马喂得膘肥体壮,驾辕、套车也很顺手,马车很快就成了连里抢手的运输工具。于是他也颇为得意,把车赶得飞快,鞭子一扬,口里打着呼哨,一阵风地从我们身边驶过。运谷子去团部,拉化肥回来,拉米拉菜,拉草拉柴,忙的不亦乐乎。这时他不仅是车夫,也是装卸工。晒干的谷子交团部粮库,他都得帮装卸,一百斤的麻包挺沉的,压得他背都驼了。

  有几次,他挺英雄的!马容易受惊,拉起车狂奔,很可怕。他死死拽着缰绳,口里直呼着“吁”,有时马狂奔几里地才停下,他脸煞白,像虚脱似的。

  马有时很温顺,我们心血来潮,骑马照了几张相。不过,那只是原地不动,骑在马上,摆个姿势罢了

  高垅长也很晚才调回南昌。手拖又迁回南昌,他终于如愿开上了大卡车。后来,承包风刮起,他也承包搞运输,没日没夜,赚了点钱。车龄到期,厂子效益不好,办了内退,另找活干,明年可以正式退休了。

 四连人物速写----4

            我的战友——陆建耀

   陆建耀,男,上海市普陀区人,瘦瘦高高的,白净的脸上架一副眼镜,很斯文的样子。

 他是七〇年四月从上海来到四连的。他大概在上海学校里就是学生干部,来不多久,就做了三排排长。

 三排是以养猪为主的,还兼带种菜,包括种猪吃的饲料。虽不下水田,但也繁杂得很。养猪,不光是喂饲料,猪也会生病,还要阉割、配种、下崽。一头小猪要养到出栏,也要好几个月,不像今天有专门的饲料,小猪要煮稀饭给它喝。架子猪要把菜剁碎,拌米糠。遇青黄不接时,要到塘里捞水浮莲回来,剁碎喂猪。喂猪有饲养员,陆建耀就帮着做些杂事,捞水浮莲、给猪配种,给母猪接生、去团里拉米糠等。母猪下仔经常是晚上,还要值夜班,冬天还得生盆炭火,否则小猪会被冻死。猪圈是没有窗框的,就一窗洞。冬天,要蒙上东西挡风,夏天又要拆除透气,也是没完没了,他和老干就是主要劳动力。

 三背房又砌一猪圈,他就只好来回跑。住三背房的女生多是上海人,碰到问题自然是找他了,他脾气也很好,说他几句从不恼。他这排长做得也挺辛苦,入了党,上大学名额太少,也没轮上他,很晚才回到上海。不过,他是党员,也能吃苦,后来工作单位也挺好,今年也退休了。

 四连人物速写----5

     我的哥友----老ka——钟正林

钟正林,男,南昌老生,外号“老ka”,南昌方言,不知这“ka”音用何字表达,也不知这号因何而来。在连里,我几乎没与他说过话,这外号自然无从考证。

印象中的钟正林,瘦瘦的,独来独往,很少言语。每天扛一把锄头,游走于田亩之间,这条小沟挖开一口子,那边田埂又打开,整天也很忙碌。他负责水田的放水工作,常年住在高家垅工棚。春耕时间长,大田放水机动些,今天不行,可以明天。双抢就不行了,时间不等人,收割完立马放水,一犁一耙后就要栽上晚稻。老俵的田也要水,你刚放了一半,他就给你堵上,这就叫抢水,常与老俵发生矛盾。你就得四处查看,这些事往往发生在晚上,他夜晚也得巡视。这工作很重要,之所以选中他,应该是看中他的忠厚老实,及与老表打交道的能力吧!冬天不用放水,他做什么事,我也就不知道了。

    据说他家庭出身不好,所以什么好事也轮不上他,他一直在兵团,后调到大光山煤矿,直至退休。

    今年五月在上海聚会见到他,胖了,人很开朗,话也很多,完全不同以前。和他聊起连里发生的故事,他比我们知道的还多。言谈中,发现他读了许多书,很有思想。我想,这才是真正的钟正林吧!

四连人物速写(6

      我的战友---老干——干积芳

    老干,大名干积芳,我们习惯叫他“老干”,似乎更亲切些。男,大块头,身高约178,厚嘴唇,给人感觉忠厚老实。上海市南市区人,七〇年五月知青下放,来到四连。

   过去男女生不大来往,我印象中他一直在猪房工作。每天,见他一人拉着满满一车猪饲料,从三背房菜地回来。无论天晴下雨,总是系条围裙,穿双高筒雨靴,喂饲料,清扫猪圈,忙里忙外。见着人,憨憨的笑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后来在三背房新砌一猪圈,他与排长陆建耀领一帮女生,住去了三背房,在那里种菜、养猪,充当壮劳力和保护神。三背房,孤零零的一座猪圈,立在小山坡上,挨着旁边就是他们的简易住房,自己烧火做饭,养了一条狗看家。四周便是菜地,种的多是喂猪的包菜、白菜、萝卜、番薯。马车每周把米糠运过去,省了每天拉菜回连里,猪粪也可沤肥直接下到地里。

   太阳好的时候,牵一条绳子晒衣服,五颜六色的,迎风招展。来一生人,狗汪汪地叫,惹得猪圈里的猪也刺耳的尖叫,让三背房充满了生气!艰苦的日子也就在这似水流年中度过,也有几分快乐!

  老干是家中独子,很快就照顾回了上海,在街道办事处工作,成了一名公务员。这回我们上海聚会,他刚退休,人头熟,大多是他张罗,特别热心。他与黄福先、林中年等人一道,对每个人都照顾得挺周到,累得嗓子都哑了。

 

 

原江西兵团七团四连张致和

二0一三年十二月一日写于广州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三)------学当会计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三)------学当会计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带眼睛的为张致和女战友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漂亮的日志分割线(3) - 难忘知青 - .

 

醋 的 83 种 实 用 妙 招 - 芭莎村 - 芭莎村的网易博客

 

您巳阅读了博客博客实用代码博客博客实用代码老村长 


 评论这张
  评论这张
 
阅读(22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