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8〕  

2016-09-20 13:43:55|  分类: 旅游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8


        2016年97下午,我们上海战友一行在游览宿迁市的三台山森林公园游览后,车行一小时,游览下一个游览景点----项王故里。

        项王故里,又称为梧桐巷,是楚国贵族、秦末农民起义军的领袖,拔山盖世的英雄、西楚霸王项羽的出生地,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它坐落于宿迁市宿城区南郊、古黄河与大运河之间,徐淮路东侧。项王故里既有汉代民居特点,又有宫殿式建筑风格。

        项王故里位于宿迁市南郊1公里徐淮公路废黄河堤下,康熙四十年立碑以为纪念,后毁于动乱。1935年建英风阁和槐安亭。项王故里占地0.5公顷,四周有400多米的清专员墙。从南向北,依次为石碑坊、石阙、大门、英风阁、项王故居纪念室。主体建筑英风阁占地268平方米,木构架单檐歇山顶,直棂窗广开5间,正厅有项羽塑像,两侧为文物陈列室,室、阁均为青砖青瓦,庄严肃穆。故居纪念室为仿汉建筑,占地135平方米,古朴浑穆,室内塑有虞姬像。院中广植柏、桐、槐,有株相传项羽手植槐,历经沧桑,主干虽已断裂干枯,但新枝仍很繁茂,苍劲挺拔。园中亭内石雕马乃当年项王坐骑乌雎马,亭前石槽为乌雎马槽。

  据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记载:"项籍者,下项人也,字羽"。下相县,为秦汉时建置,后经历朝代更迭,屡易其名,至唐代宗时由宿豫改称宿迁。

  项羽名籍,字羽,生于公元前232年,自幼丧父,跟随叔父项梁长大成人。他少年时就志向远大,身材伟岸,膂力过人,相传双手能举起千斤大鼎。他二十四岁时起兵反秦,是农民起义军中豪气盖世、叱咤风云的人物。当陈胜、吴广起义失败后,他力举义旗,大破秦兵,率诸侯入关,杀秦王子婴,焚咸阳,自称西楚霸王,威风不可一世。但在与刘邦楚汉相互争战中失败,感到无颜见江东父老,羞渡乌江自刎而死,年仅3l岁。

  项羽死后,刘邦筑墓地把他安葬在河南河阳县谷城西面。在安徽和县东北乌江浦(即项王自刎地方),建有项王庙。刘邦和项羽,虽一成一败,但成败不足以论英雄。对于项羽悲壮短暂的一生,宋代女词人李清照歌颂道:"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西汉史学家司马迁充分肯定项羽的功绩,说项羽:"起垄亩之中,三年,遂将五诸侯灭秦,""位虽不终,近古以来未尝有也。"项羽在战场上勇猛异常,"嗔目叱之,""目不敢视,手不敢发",而平时却"见人恭敬慈爱""人若有病,涕泣分食饮"。家乡人民为了纪念这位既勇猛又豪爽的英雄,在其出生地--下相梧桐巷立碑、建坊。

  项王故里原来有坊,有庙,有僧人照管。历史悠悠,历经沧桑,至清初坊毁庙圮,僧人他去,仅剩庭院中斜立着大槐树一棵和因它而得名"梧桐巷"的古桐树数株。古槐古树相传为项王幼年所植。据说原来的树干已死,这是从根部重发的,现在重发的树干已很庞大,须三、四个人方可合抱。古槐西北角有一石碑,高6尺,宽2尺,上面镌刻"项王故里"四个大字,此碑为康熙四十年(1763年)知县胡三俊所立。当地群众传说,立碑处即为项羽出生地。项家的门是向西的,因之石碑也面向西。

  1931年,国民党西北军张华棠师长率部住宿,热心公益事业,积极倡导复修项王故里。在古槐树旁建草亭一座,命名为"槐安亭"。又在院内建草厅三间,建项里小学,藉以维护古迹。1935年,宿迁县长张乃藩,又在原有基础上扩建。邀请乡绅商董举办菊花会,以馈菊赏金名义集资,建起"英风阁"。英风阁内,集史册中项羽传记、前人诗文、时贤题咏、陈列悬挂,供人观赏。庭院四周,植垂柳、松、竹、桂、菊各种花卉。室内琳琅满目,助人雅兴;院内清香四溢,沁人心脾,真是一处极佳的旅游胜地。外地来宿人士都要到项王故里观瞻。当年英风阁两侧有一联鸿门垓下,大英雄,哪关成败;骓马虞兮,真情种,不易生死。"横批:"英雄情种"。还有诗咏道:"亭亭古庙峙河津,过客争看西楚人;霸业已随流水去,王名不共晚山湮"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历史文物保护,制定方案,拨发巨款,组织专人对项里进行修复扩建,到目前已具相当规模,可谓今非昔比,蔚为壮观。

  走进项王故里,迎面高耸着一座高大的石牌坊,上书:"项王故里"四个大字。因牌坊建在古黄河大堤上,主体建筑在堤下,居高临下,整个建筑群尽收眼底。其建筑风格既有汉代民居特点,又有宫殿式建筑风格。室、阁、亭均为青砖青瓦,飞檐石基,庄严肃穆,雄伟壮观。廊柱、格扇、雕刻绘画极为精美。四周围墙呈淡黄色,上覆青色小瓦,古色古香,雍容典雅。

    其主体建筑为三进院落。前为高大的汉式石阙,象征项羽故居为帝王规格。中院以英风阁为主体,阁内为项羽高大塑像。四面墙上嵌着反映项羽生平十二幅浮雕,如项羽举鼎、吴中起兵、破釜沉舟、巨鹿救赵、鸿门设宴、垓下突围等等。英风阁前面有霸王鼎,鼎高2.6米,直径1.9米。重8吨,鼎上铸铭文,记叙了项羽不朽的历史功绩,古朴壮观,气势雄伟。英风阁东西建有碑廊,东廊为司马迁《史记·项羽本纪》巨幅石刻,为著名书法家戚庆隆所书。西廊为当代知名书法家书写的历史名人歌颂项羽的诗作。第三进院为花园式庭院,正面为故居纪念室,室内有虞姬像,室外有系马亭,亭内有石雕乌骓马;亭外有拴马槽。该槽相传为项羽饲养乌骓马所用,保存至今,可渭一绝。院内广植松柏、梧桐,以及四时花卉。那株相传为项羽当年手植古槐,虽经历二千多年风风雨雨,树貌奇古,枝干苍老,但仍枝繁叶茂,蓬勃挺秀,令人发思古之幽情。难怪美国一位植物学家把它喻为"天下第一槐"

   我们一行随着导游参观项王故里英风阁后面是项王故居纪念室,里面有尊虞姬雕像。虞姬是宿迁市沭阳县颜集镇人,其哥虞子期制造兵器远近闻名,项羽常到其家中购买兵器,与虞姬日久生情,演绎了一场千古流传的爱情故事—“霸王别姬”。观看了项王故里内的演员演出的“霸王别姬”。公元前202年,刘邦背信弃义,撕毁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的盟约,带兵追击东归的项羽,将项羽围困在垓下。项羽感到大势已去,夜间与爱妻虞姬帐中饮酒,面对虞姬和名骓,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虞姬听罢应和道:“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歌罢自刎,以消除霸王的思想负担,鼓舞他突围的斗志。这悲情的瞬间已定格在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戏曲舞台上,成为中国古代爱情中最经典、最荡气回肠的传奇。项羽和虞姬最后的诀别,成了传唱千古的凄美绝响。

       在一片居家的温馨氛围里,通过项羽对虞姬和乌骓马的眷恋,展示了项羽这位盖世英雄性格中温柔缠绵的另一个方面,使项羽的形象更加有血有肉,高大丰满。在院子的西南角种植了几株石榴,榴花如火、硕果累累,我想其中寄托了虞姬对故乡的眷恋,也彰显出沭阳女子千古不变的虞姬神韵,其美丽固然令人陶醉,其刚烈更使人敬佩。

        沿着英风阁西侧的围廊,一路欣赏墙上的碑刻,篆楷行草各体俱全,内容全部是历代名家歌颂项羽的诗文,书者更是近当代我国顶级的学者和书家,其中有启功、舒同、沈鹏、范曾、尉天池、武中奇……、当然,最闪光的还是我们敬爱的毛主席,他老人家手写了杜牧的《题项王庙》:“胜负兵家事有之,包羞忍辱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多少喜爱、多少惋惜、多少感慨,尽在其中了。

    我们站在空间开阔的观湖平台上,眼前30公顷的镜湖尽收眼底。我们来到了项羽曾经的会客厅,厅内有一位着古装的少女弹奏古筝。悠扬的声乐在姑娘手指尖的波动下飘向远方,客厅里的游客不停的在拍摄记录。遇见这等优境佳人,哪能错过呢,于是放下手中的相机,倚靠在大柱子上聆听一曲曲精美的乐曲,听完古筝弹奏后,我继续前行,看到了一些彩釉的瓶子和一些马车不少游客等车牵绳驾驶。而编钟厅内还有一些古乐器,轻轻敲击一声,声乐会悠扬的回荡在整个房间里。当然了,如果时间来来得及,还可欣赏一段美妙的古典舞曲与演出。

       我们一行在项王故里内的各处景点拍了照,有的站在仿古马车上,有的在迋秋千的景点中,有的在小推车前,有的在景点的城楼上,留下一张张照片,留下了一阵阵欢笑声,与项王故里的景点相映成趣。项王故里为江苏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江苏省旅游局定为江苏省主要景点。特别是区划调整、撤县建市以来,不断整修扩建,充实文物史料。党和政府还将开湖引水、筑亭叠山、种花植树,在其东面再修复"真如禅寺",将项王故里扩建为项里公园,它将以崭新的姿态迎接各地游人的到来。    

        在此对战友提供拍摄的照片,表示衷心谢意。

干积芳2016920日写于上海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8〕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8〕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丙申白露游----项王故里行〔6〕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七)-----我的战友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七)-----我的战友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七)-----我的战友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