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丁酉七月行----南园荷花游-2  

2017-07-08 09:50:12|  分类: 初中同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酉七月行----南园荷花游-2


        201773下午,我们一行共37人,中午吃了午餐后,稍作小息,于下午一时半集合乘住大巴车前往,从桃园农家乐至太仓南园有6.7公里,行驶约二十分钟,到了南园。

        南园,位于江苏省太仓市南园东路7(近一中)。南园建于明朝万历年,当时宰相王文肃(字锡爵)建,占地三十余亩。主要建筑有绣雪堂潭影轩香涛阁诸胜,是王宰相处理政务和种梅养菊之处。太仓民间亦称太师府

        清初,文肃之孙画家王时敏与叠山大师张南垣合作增拓,有二峰名簪云侍儿,系自弇山园移至,乾隆时荒芜,嘉庆、道光年间重建,同治时又修,后渐破旧,日军侵华又一次受到破坏,至大跃进前园废。19988月开始,按原照片、原图纸进行设计、规划,将街坊改造中有历史价值的十余栋古建筑,迁建至南园(投资逾1067万元),逐步给予恢复。目前己恢复了门楼绣雪堂香涛阁大还阁鹤梅仙馆寒碧舫潭影轩长廊等十八处景点。

  南园为太仓明代万历年间首辅王锡爵赏梅种菊处,距今四百多年历史。王锡爵于明万历年间始建,其孙子大画家王时敏又加以拓建,原来的南园占地三十余亩,为清代以来吾邑园林之首。清初,文肃之孙画家王时敏与叠山大师张南垣合作增拓,有二峰名"簪云""侍儿",系自弇山园移至,乾隆时荒芜,嘉庆、道光年间重建,同治时又修,后渐破旧。抗战时毁损于日寇的炸弹,解放后一度被辟为苗圃。改革开放后,曾被深圳一家公司相中,买去后准备开发房地产,后经有识之士呼吁,市政府出面重金收回,并决定恢复南园。1998年,在江苏省文管会、苏州市园林局帮助下,按原照片、原图纸进行设计、规划,逐步给以恢复。

  重建后的南园占地五十多亩,门楼为典型的明式风格。乃卷棚歇山顶,飞檐斗拱,甚为古朴。其悬挂的匾额南园两字系明代大书法家董其昌手笔。董其昌与王时敏乃同道好友,两人过往甚密,他对南园景色赞不绝口。大门口的两块抱鼓石仿南园旧物而制。大门两侧的漏窗(俗称花墙洞),选用了书卷、画幅、棋盘、古琴等物,寓意琴、棋、书、画之意,体现了园主的艺术旨趣。城市山林,绿叶红花,泉石清流,已超越了自我和物欲--人与自然的和谐。古人所追求的理想居住环境是人类发展的永恒课题,永恒的才是最有价值的。

        一、香涛阁---又名台光阁,是一幢两层楼的亭式建筑。所谓香涛阁,通俗解之乃梅花暗香处,试想,暗香如涛,其梅花之盛,可见一斑。香涛阁建在南园最高处,居高赏梅,别有情趣。现在的香涛阁所在的土坡,是老城墙位置,为元代张士诚拆常熟支塘城建太仓城的旧址。解放后此处一度为部队与民兵的打靶场。香涛阁由江苏省文管会著名古建筑专家戚工设计,完全仿明代建筑风格。此阁耸立坡上,红柱朱梁,风铃叮咚,掩映于绿树丛中。登楼,可俯视全园景色。坡下望之,有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也是摄影留念的好镜头。

        二、门楼---此楼利用了北门街清乾隆年间的蒋厅的木料所建,给人雄壮气派的舒畅感。进门楼内院墙上素芬自远四字乃明代大才子文徵明手迹。地面用卵石与缸甏碎片砌成,拼成梅花型图案,这种称之为花街铺地的地坪,属就地取材,化废为宝的一种,其地坪花纹往往反映出主人的文化素养与审美情趣,乃江南园林的特色之一。院内的一棵榉树有 200 年树龄。门楼西侧漏窗内一棵黄杨亦有 200 年以上树龄,其树梢枝叉正好探出墙院,给人满园春色关不住的感觉。

        三、绣雪堂---曾为南园主建筑之一。其匾额为明代文坛后七子领袖、本邑王世贞手笔。当年著名书画家松江的董其昌、陈继儒曾于明元启七年( 1627 )来南园雅集,在绣雪堂上饮酒弹琴,绘画吟诗。董其昌还在墙壁上题了话雨墨宝,后刻石立碑。顺治三年,( 1647 )王时敏邀请吴梅村、白在湄等名流在此弹奏琵琶,叙述乱难,相对哽咽。重建的绣雪堂主要利用了武陵街上鸳鸯厅的拆迁木料,移建至南园的。鸳鸯厅建于明末清初,该厅原为王时敏的第二个儿子王揆宅中的花厅。王揆为娄东十才子之一,此厅后归抗倭名将俞大猷后裔所有。再后来成为俞姓的宅第厅堂,称为求世堂。俞家在太仓也属名门望族,可说人才辈出,其主人俞棣云,曾任上海电报学堂总办,是我国电报事业的先驱之一,为我国早期电报事业的发展,培养了很多后继。他的两子两女都学有专长,在我国的教育、医学、新闻事业中作出过贡献。

        四、关于鸳鸯厅,有人以为是堂名,这是不熟悉我国古典园林建筑知识之故。其实所谓的鸳鸯厅,只是一种建筑结构而已。这是江南厅堂建筑的一种特色风格,其房梁是对称结构的,外观为一大厅,实则为南北两厅相连合一,故俗称鸳鸯厅,通常厅内用屏风或地罩、纱隔将厅分为前后两部分,其梁架一面用扁作,另一面用圆作,有似两进厅、堂合并而成。这种建筑结构的好处是:南半部宜于冬春,北半部宜于夏秋。像苏州狮子林的燕誉堂、留园的林泉耆硕之馆,直叶圣陶办学旧厅也属同一类建筑风格。这类建筑有的民间俗称其为鸳鸯厅,传的时间长了,常常就此以讹传讹。站在鸳鸯厅内,抬头可见山墙顶端梁构处的抱梁云与山雾云,这种立体状的木刻雕花极为精细,也极为美观,一看便知乃出自香山帮匠人的特殊工艺。

        五、寒碧舫---南园本来就有之。其匾额系明末清初本邑著名大诗人吴梅村的手迹。寒碧舫俗称旱船,文人雅士称其为不系舟舟而不游轩。此乃中国古典园林的特色之一。北京的颐和园就有不系舟。嘉定的古猗园有舟而不游轩,还有像苏州拙政园的香洲、苏州怡园的画舫斋等都属这种船形建筑。太仓市清代的河南巡抚钱鼎铭的钱家花园亦有这种旱船。在今太仓公安局院内的钱家花园旧址依然能见到保存完好的旱船。旱船一般临水而建,一半水中,一半岸上,上半部三面临水,如不建在水边的则称为船厅。船身为石制,船舱为木制,旱船通常分前、中、后三段。临水部分无遮无棚,便于在此赏荷赏鱼赏月,或饮酒抚琴。尾舱为两层楼建筑,中舱即便雨雪天也可赏雨赏雪,听雨听雪。

  寒碧舫的式样与南京瞻园的不系舟相仿,临水石舫船面还有两根石制系缆桩。使其更逼真。在寒碧舫登楼,既可近赏梅花远赏石,秋末还能留得残荷听雨声,别有一番雅趣古趣。特别是寒碧舫北侧临水假山处有一棵造型古朴优雅的百年古黄杨,更添寒碧舫生气与趣意,也成了摄影的好镜头。

        六、知津桥---南园的桥主要有四座,全系石桥,却各有特色,各有风格。知津桥是南园最引人注目的一座单孔拱形石桥,桥面离水面 3.4 米,远望之,如飞虹临水,亦美亦壮。此桥仿北京颐和园的玉带桥款式建造的,端的是有气派。桥东头一棵百年树龄的朴树更映衬得知津桥入画入诗。

        七、井亭---建于南园西门边,靠知津桥西南两土坡间的平地上,其亭为明式石亭,高四米多,高敞古朴。石柱上的对联手弄石上月,口吟沧浪辞。乃杨州八怪之一金冬心的笔体。其青石井栏据说是元代武陵桥堍名传遐迩的沧江风月楼的旧物,是一九九八年时老城区改造拆迁老屋时发现于原吉庆书场遗址的。

        据地方志记载:致和塘武陵桥堍的沧江风月楼在元代时曾盛极一时,是太仓最繁华的所在,文人骚客,常聚在此楼上饮酒吟诗,留下不少优美的诗篇。元代诗人马麟在咏沧江八景之一的武陵市舍时曾有溪头不种桃花树,商贾年年桥上多的诗句。这青石古井既涤洗过文人雅士的笔砚,也梳洗过佳人歌女的长发,有过为历史所掩没的浪漫风流故事。 井亭东侧临水处有平台一座,可赏荷赏月。更是一座雅致的钓鱼台,在这儿垂钓,背靠井亭,面对栽花小憩,右有香涛阁,左有知津桥,古树扶疏,碧波如洗,何等优哉游哉。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一行只能匆匆一游,抓紧时间拍摄了学友一些观看荷花的照片,南园荷花让人流连忘返,以后有时间的话,再来详细一看。

        2017年7月7日干积芳写于上海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丁酉七月行---南园赏荷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故乡江西行-----甲午春夏休闲游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七)-----我的战友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七)-----我的战友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