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干积芳的博客

 
 
 

日志

 
 

我的兵团生活(之五)-----考上大学  

2017-08-05 15:29:32|  分类: 兵团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兵团生活(之五)-----考上大学

 

考上大学,离开兵团

 

 在团部做出纳这几年,让我倍感难受的,就是每一个离开七团的人都要上我这儿办手续,领路费,转工资关系。病退回上海的只领路费,虽然只有25元钱,但他们的表情是特开心的。上大学的就更不用说了,好像世界都是他们的!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走,想想自己能不难受吗?

 从七〇年到七七年,陆续走了好几批知青。七〇年,大学生分配工作,都走了。七一年招工走了一批老生,七三年,吉安师范和卫校招生,又走了一大批。七五年以后,可以办理病退、退休顶替,又一阵风,走了一大批。这样一来,人心思动,都在找门路离开兵团。可是,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

 在连里,每年都有上大学的名额,但极有限。且上海的名额规定只给上海知青,这许多年就只有陈根娣、张爱兰、王成耀三人幸运得到。江西的名额也争得头破血流,这几年中也只分到两个名额。副指导员辛学俊也没争到,不得已读了中专卫校。副连长周毓圭等到最后,也只能办顶替回了铁路系统。

 我根本都排不上号,做梦都别想。招工、读中专,都是优先考虑老生。顶替的名额,我让给了妹妹,也就没有了指望。

 在团部,这种希望几乎等于零。我妈也急白了头,四处求人,终无法。

 省冶金厅照顾职工,带指标来招工。可我父亲下放后,没有调回冶金厅。他后来的单位南昌冶金设计院归冶金部管,没有下属的厂矿,自然就没有招工指标了。看着儿时同伴同学一个个都走了,心中很是难受,终有一天爆发了。

 那是林小敏走的那天。林小敏在机关办公室任打字员,我调整住房与她同住。话务员吕伟,上海女知青,与我们较投机,常来我们寝室玩。三人一同去食堂打饭,聊天,特开心,也是我来团部后结交的好朋友。吕伟上海探亲回来后不久,办好病退回上海了。林小敏也招工要去南昌电子管厂,她爸来接她。看着她爸,我眼泪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夜里,被自己哭醒了。一摸,枕头都湿了。

 我父亲和林小敏父亲,原来同在冶金厅工作,后来也都在南昌冶金设计院工作。两家在几十年前就认识,从长沙,到赣州,到南昌。特别是她爸是医务所医生,我小时候有病都找他看,再熟悉不过。我与林小敏幼儿园同班,冶金厅子弟小学同班,后来初中又是同校。看着她爸来接她,心中怎不难受!日里所想,夜里所梦,也就是常事了!

 这个梦魇困扰我多年,我毕业后在武汉,在广州,常在梦里梦见我又分回到农场。惊醒后,再真实地想想现在何处。直到退休,才再没有做过这类梦。

 要走的终归要走,留下来的还要继续生活。接下来的日子,也还平静。

 七七年九月,恢复高考。我赶紧报名,这是我惟一的出路。但时任宣传部部长的郭铭苔,不给我报,理由也很充分,说我不具备条件,没有读过高中。我强调自学,把平日摘抄的笔记本给他看,死磨硬泡,终于同意了!

 名是报上了,但水平的确很低,充其量也就是小学的底子,只有报文科,报专科,这样,就选择了井冈山分院。

 白天要上班,早、中、晚还要播音。专职的广播员读书去了,一时没调人来,我临时兼任。早晨五点起床复习功课,六点半,放《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要时刻监听。山区干扰大,跑台就麻烦大了。全团都能听到,那就是政治事件了,马虎不得。中午半小时,要播各连的稿件,事先也没时间看,拿上手,瞄一眼就读。晚上八点又要放《新闻联播》,也必须监听,不得开小差。三次广播,再加上机器预热时间,大概需三个小时,剩下的时间也就不多了,只有熬夜看书。

 语文、历史、地理、政治这几门课,看书也来不及,我爸给我寄来复习资料,临时抱佛脚,看啊,背啊,还能知个一二。毕竟平时还看了不少书,天天看报,也学不少知识。

 数学就麻烦大了,借本数学书自学,没有老师教,谈何容易!做个平方根的题,都要反复看例题几遍,才勉强做出来。结果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数学上,还不见效。

 临近考试,机关全体人员要去八连挖树洞。八连在河对岸,我们扛着锄头,要走上半小时,才到岸边,渡河劳动一天,傍晚才回来。连续几天下来,筋疲力尽,晚上看书直打瞌睡,早晚广播还得放。但想着这是我离开农场的唯一出路,咬咬牙,洗把冷水脸,还得再看。

 考试终于来到了,地点在安福中学。已经是成年人的我们,坐在初中生的课桌前特别扭,脚也伸不开。

 第一场考语文,作文题目《记一件难忘的事》,我记的是毛主席逝世消息公布那一天发生的事。那一天的情形的确难忘,物资供应股的齐股长一屁股坐在地上,像小孩似的哭起来。他曾是中央警卫团的战士,虽不是毛主席的贴身警卫,但这段经历,他一直引以为豪,我们像听故事一样常听他说起,也很羡慕他。我记叙真实的事,感情抒发应该自然流畅,完成试卷还算顺利。

 历史、地理考试结束后,出来对答案特沮丧。有一题是给一空白的中国地图,要求标出江西省,再标出与江西相邻的省份,分值好像是十分。我按要求做了,可其他人都说要把全国的省份标出来,并很肯定地说我错了,我众口难辨,只好认栽。

 数学考试一塌糊涂,做了前面的填空,后面无从下手,提前交卷出了考场。

 当天晚上,也没心复习政治,草草看了一遍,九点就睡了。

 考试结束,一切不抱希望,照常上班。

 突然有一天,宣传科通知我去县里体检,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怀疑搞错了。直到在县医院报上姓名,领到体检表,才相信这一切是真实的。

 体检完,在县邮局发封电报,把好消息赶紧告诉家里。后来我才知道,报文科的数学考得太差了,统统不计分,这才让我捡了一个大便宜。

 专科录取工作延到春节后进行,这一年回家过了一个开心年。年后回来不久,录取通知书就到了。移交完工作,收拾行李,搭团里去办事的顺风车,到吉安井冈山分院报到,我的兵团生活就此结束,时年为一九七八年三月。

 

后记

            我八年的兵团生活,如实地记叙完了,拉拉杂杂,像老太婆样絮絮叨叨写完后,心情很平静,原来心存的怨言也随之而去。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所以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谁让我们就在那个年代长大呢!一切都释怀了。

 虽然我最宝贵的青春在那里度过,失去了最好的读书时光,但我的思想、我的意志,也在那里得到锤炼。做一个诚实、勤恳的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违背做人的信条,一直影响我后来的路。在写作过程中,想起这些往事,常为当年的幼稚、狭隘而愧疚,也望能得到谅解。在此,也向帮助过我的战友和信任我的领导道一声“谢谢”!

      因为有了这段经历,才有了我们今天多次的聚会,才让我们体会到什么叫“纯真”,什么叫“友谊”!这段生活让我久久不忘!

 

原江西兵团七团四连张致和

二0一三年十二月一日写于广州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三)------学当会计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的兵团生活(之三)------学当会计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带眼睛的为张致和女战友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我们小时候的国庆节 - 干积芳 - 干积芳的博客 


 漂亮的日志分割线(3) - 难忘知青 - .

 

醋 的 83 种 实 用 妙 招 - 芭莎村 - 芭莎村的网易博客

 

您巳阅读了博客博客实用代码博客博客实用代码老村长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